投资趋势

《龚方雄:经济增长乏力缔造创业者天堂》


10月18日,由北京大学多位校友企业家、创业者众筹成立的创业主题1898咖啡馆迎来了一周岁的生日,来自政府、学界以及业界的300多位资深人士参加了庆典活动,共话创新与创业。摩根大通亚太区的董事总经理、若水合投俱乐部成员龚方雄表示,纵观全球,创业者正迎来最好的时候。从宏观环境看,第一,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第二,流动性泛滥。他认为,这两点结合给创业者缔造了一个完美的环境,称得上是“创业者的天堂。”





——以下为若水合投俱乐部成员龚方雄演讲实录——


今天回到母校,各位校友也是创业家,确实感到非常激动,我也是一八九八咖啡馆的创始股东之一,感到非常荣幸。我之所以说很荣幸成为一八九八咖啡馆的创始人,确实有一个梦,现在梦这个词非常流行。什么梦呢?因为我们摩根大通刚刚做完阿里巴巴在纽约的上市,阿里巴巴创造了多个历史,它是全球有史以来最大的IPO,那么也是全球最大的电商,全球第二大的互联网公司,而且它上市历程,我们美国在投行界做了几十年的同事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公司这样的增长,确实缔造了历史,我希望将来中国有很多这样缔造历史、创造历史的公司,那么追溯它的起点的时候他们会说,我当时的第一笔融资是来自于一八九八咖啡馆或者在一八九八诞生的,我确实相信将来会有很多这样的案例。


言归正传,今天大会主办方让我讲讲对未来宏观经济的看法,其实讲到宏观经济,我个人认为讲经济主要讲讲创业的环境,因为今天我们是创业家的聚会、校友的聚会,可以这么说,全球经济现在是给创业者缔造了一个完美的环境。为什么这么说呢?至少从宏观环境来讲,现在讲的经济的特征就是:一,经济增长乏力;二,流动性泛滥。如果这两个条件放在一起,那就是创业者的天堂。经济增长乏力,就需要通过各种各样的创业者给经济带来动力。创业也不是有想法就可以,需要行动,但是能行动起来需要有能量在后面给它支撑,一个主要动力来源是资金。一八九八咖啡馆是众筹,众筹当然是创业者解决资金来源的一个现在看来越来越时髦、越来越有朝气的途径。


大家知道,讲到经济增长为什么要讲到跟创业有关呢?经济增长的一个主要动力应该讲就是所谓的劳动生产率提高或者说生产要素回报率的提高。创业跟这两个都有关系,创业和创新最终给社会经济带来的效果就是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要素回报率。全球现在之所以经济增长乏力,我们中国最典型了,以前所谓粗放型的增长,现在差不多走到了尽头,现在要进入精细化的增长,要迈入所谓的知识型的经济,要让我们的产业走向产业链的中高端,这都需要靠创新、创业,要追求新的成长动力。


为什么全球的经济增长现在增长乏力呢?大家也知道,现在欧洲的情况仍然是不容乐观,欧洲主要的原因是它的结构性问题,欧元区的诞生也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梦想,但当时很多人就说,有可能是一个黄梁梦,为什么呢?它有一个很大的结构问题,只是货币的统一、没有财政的统一。宏观经济政策所谓凯恩斯主义非常基本的原理,就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要相互的协调、相互的配合,甚至要某种程度上的统一。大家也知道,欧元当时之所以会产生,是那一批追求欧洲最终统一的人的动力,但是谈到最终的统一,尤其财政上的统一,财政上的统一意味着主权的统一,非常非常难。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梦想,但是未来的结局怎么样,很难说。欧洲结构性的问题不解决,它经济增长宏观的动力就会缺乏,其结果只能靠欧洲央行不断的印钱,所以就导致了一方面经济增长乏力,另一方面却流动性泛滥。


那么看全球的经济,现在美国是一枝独秀,美国之所以是一枝独秀,很多人说美联储印钱造成的,其实美联储印钱给美国经济增长带来的动力相对来讲还是有限,美国经济之所以一直一枝独秀,主要是微观创新能力非常强,美国长期经济增长率3%,其中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每年都带来2%的增长,这个2%劳动生产率提高带来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微观的创新,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大家都知道,它的微观创新,比如最近主要来自于TMT,来自于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互联网等等等等,很多创新都是改变了人类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现在正在迈向所谓的每个人的家庭,要改变每个人家庭的生活方式,要把所谓的智慧城市、智慧工作场地,现在带入所谓的智慧厨房、智慧微运动、智慧家庭,现在正在朝这个方向迈进,它的创新的动力非常非常大,这是美国经济增长主要的动力。


当然它宏观上的配合就是,他没有欧洲那种财政政策的分离,美国确实有一个非常好的宏观环境,给创新者带来了他必要的生存的生态环境。但是日本的情况就不太一样,日本也是跟欧洲差不多,但是日本可能比欧洲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它的结构问题可能没办法解决,日本这个国家在老化,劳动力的人口在下降,那么老化和劳动力人口的下降,要靠更大的创新来解决,但是日本的创新能力跟美国比、跟欧洲比还是缺乏原创力,日本人的模仿能力很好,日本是第二创新的最好的国家,但不是原创最好的国家,原创最好的国家是美国。所以日本也是缺乏经济增长动力,在这种情况下也是要靠印钱来维持它的增长,所以它量化宽松已经实施了差不多20年。


但是为什么说日本的情况比欧洲情况还差?欧洲情况是一个体制性的问题,将来也许欧洲可以最终迈向统一,至少在隧道的末端有一丝亮光,但日本是封闭的文化,它又不接受移民,人口老化和人口下降怎么解决呢?它又是一个成熟的经济体,不像中国可能也面临人口的问题,但是我们中国面临的人口问题可以通过计划生育人口政策的改变来实现。还有一点,中国和日本很不一样的是,我们的城市化率非常低,农村第一产业还源源不断给第二、第三产业输送着人口,所以中国从人口红利上来讲应该问题不大,主要是城市化率太低,我们很多人口的问题,是由于政策带来的,政策是可以改变的。但是中国缺的就是所谓劳动生产率,从微观层面带来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过去30年改革开放每年带来GDP的高增长,主要是宏观创新、制度变迁,就是所谓的改革开放带来的劳动生产率提高、带来的经济增长动力,但是中国的微观创新给经济增长带来的增长动力微乎其微。


粗放型的增长现在迈入了一个所谓转轨的阶段之后,未来的中国经济成长就要靠微观带动,现在在中国新的提法,我们要在中国创造一个人人创业的、人人创新的氛围,所以确实我觉得我们北大永远是引领中国潮流的地方,刚刚讲了“五四精神”,讲了北大一百多年的历史,都跟我觉得创业文化、创业氛围是息息相关的。所以,将来中国经济的可持续成长确实要靠在座的各位企业家们创新、创业的动力。


那么创业和创新确实要解决资金的问题。资金,现在来看,在未来的35年,从全球范围来看,钱不是问题,关键是这个钱能不能找到它的去处所以我发现咱们北大的创业者或者是各种各样的协会有个特征,跟其它的学校比起来,咱们北大的好像搞投资的为多,清华咱们的邻居,邻家的孩子,他们好像出的企业家做实业比较多,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互补结构,尤其这两个地方都集中在咱们中关村的创业园区。因为确实,企业家精神和投资家资本要非常有效地结合,这两者不可或缺,任何一方都很重要。


我经常讲的就是,这个企业能不能做强、做大,关键是这个企业不同阶段能不能有效的跟不同类型的资本进行结合。


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可以说是处在一个朝阳阶段,是一个朝阳产业,中国整体的资本市场作为一个产业链来讲,将来前途无限。原因就是,中国的融资结构现在还太偏向于所谓的银行贷款融资,以银行贷款为主体的融资结构是不利于创新、创业的发展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西方市场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国。银行融资被称为间接融资,为什么银行被称为间接融资?它不是各位创业家、我们的企业家、社会上各种类型的公司资金的主要来源,所以它被称为间接融资。那么在美国银行贷款融资占整体融资比重只有20%,那么70%、80%叫做直接融资,直接融资就是从资本市场上直接融资,向资本市场直接进行股权融资或者债权基金,天使基金、风险基金、创新基金、IPO投资、并购基金融资等等,这构成了整个基金的完整的产业链。这一部分比如说在发达市场经济体,占到整体经济融资比重是70%、80%,这在美国相对较高。那么在欧洲,银行类型贷款融资一般占经济融资比重也只有40%左右,市场的直接融资,就是刚刚我讲的各种类型的基金,还有企业的股权和债券融资一般也占到50%、60%,在中国直接融资现在只占15%都不到,但是间接融资占了70%、80%,就是银行贷款。


这种融资结构为什么不利于所谓创新、创业经济生态的发展呢?很简单,大家知道,银行贷出去的款不是它自己的钱,是存款人的钱,所以银行的贷款本身它是趋保守的,它是不愿意冒风险的,因为是存款人的钱,你首先要保证存款人存款的安全,在此基础上追求一个非常低的回报,因此不冒风险的话肯定拿不到更高的回报,这是银行融资的特征。由于这种特征,银行一般贷出去的款都需要抵押品。抵押品一般是有形资产抵押,在美国有无形资产,知识产权也可以做抵押,但是在中国知识产权市场不发达,知识产权的估值也非常非常难。所以我们现有的融资结构,必然导致资本密集型产业高速发展、过度发展,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固定资产投资等等等等。


但是我们讲的消费和服务业,刚刚前面的嘉宾讲到,我们中关村的特征,我们集中于产业的两端,设计研发、售后服务,但是设计研发和售后服务,大家知道这种类型的生态行业它的特征就是轻资产型,没有什么有形资产,大家在这个地方租个房间就可以开始干活。大家知道乔布斯是在自己家的车库里面开始创业的,没有什么有形资产。那么这个时候你怎么向银行贷款解决它的融资问题呢?这时候肯定是要靠所谓的直接融资、资本市场的发展,才可以把我们的创业者的想法变为实际的产品,变为实实在在的服务,要有各种各样金融产品的创新。


咱们北大的精神就是要有创新精神,创新在资本市场、在金融方面是体现得最充分的。大家知道金融市场、资本市场每一天都变化无常,要非常能够适应这种创新环境,才能够在这个市场上立足。所以我觉得我们北大人选择比如投资家居多,这个可能跟我们的校训也好、跟我们的校园文化也好、北大整体文化也好,是有非常好的结合和历史传承,我们继承了咱们北大的基因。


在这里,我为什么一开始讲到了,我觉得我非常荣幸地成为我们一八九八咖啡馆的创始会员之一,因为一八九八它不仅仅是一个咖啡馆,刚刚我们的创始人、我们的领头人杨勇师弟也讲到了,关键它既是一个孵化器,也是一个所谓的交易所,大家进行思想上的交易,可能也进行很多股权上的交易,所以我相信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咱们一八九八确实可能不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它可能真会有1898年的历史,所以在这一周年的庆典之际祝贺咱们一八九八咖啡馆将来有辉煌的历史。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于:和讯网